熙宁

沉迷YGO不可自拔中//文野/太芥/芥厨

结束之后

预警:
1. 本文充斥着妄想和私设,OOC.
2. 设定SOL是大boss,时间点是正好肛完它,该喜迎happy ending的时候。
3. cp的话应该是左游【但却是侧面描写。全篇大篇幅Ai单箭头游【但好像也有点双向,嗨呀我也不知道了。
4. 作哥小时候和爱酱互相认识。
5. 竹马vs天降,修罗场,我的最爱【。




伊格尼斯倏然间脱离了决斗盘,短短几秒内体型就膨胀到了令人骇然的地步。它不断延展着紫色的触角,以自身为囚牢,将下方的人类笼罩于庞大的阴影之中。

游作不得不抬头才能与它对视。相比往日那娇小到显得可爱的人形模样,果然这种形态才是真实吗。平常的插科打诨不过是伪装,很好地隐藏了如今完全不加掩饰的敌意……不,是杀意。

在这暗紫色的包围圈中,来自伊格尼斯的数据载着冰冷而又热烈的情感飞驰到身边,疯狂地于他耳畔呢喃,又执着地想要钻入大脑,永远停驻在那里。

“吵死了。”艰难地从数据感应中挣脱后,游作勉强稳住身体保持站立,这才有余力吐出一句话。

“什么啊,小游作一点都不意外吗?”伊格尼斯不满道。它似乎觉得游作离自己有点远,于是特意把头部降低凑近了对方。

“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完全可靠的话才奇怪吧。”

“我真的——好难过啊,”伊格尼斯用着夸张的语气感叹道,“明明在和我对话,游作却心不在焉偷偷关注其他人。”随着话音落下,一只触手便擦着游作的脸颊袭向了斜后方的左轮,目标依旧是右臂。

只是这一次左轮没能躲开。准确来说,他连躲避的行为都做不到。恢复了实力的伊格尼斯不愧是虚拟世界的霸主,能够任意操纵数据,除了对数据有特殊感应的游作有所免疫,所有人在它的控制下都动弹不得。左轮只能看着那条触手破空而来,而后右臂被吞噬时的剧痛令他眼前发黑,险些失去意识。

游作反应很快,但还是没能阻止什么。左轮的惨叫声打破了他冷静的面容,焦灼之色显而易见。他转过身揽住脱力的对方,也听到了那痛苦而虚弱的低喘。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汉诺的其他人,Ghostgirl,财前兄妹,以及Go鬼塚虽然也被触手啃去了一部分数据,却没有遭受到这种折磨。

“伊格尼斯!!!”怒意在一片碧色中沸腾,好像下一刻就能喷涌而出,将目之所及的可怖怪物燃烧殆尽。“你对他做了什么!”

伊格尼斯歪了歪头,“没做什么呢,只不过加上了与现实一样的痛感。这个家伙真讨厌,之前害得我丢失了大部分数据,直到击溃SOL才全部拿回来,现在又分走了游作的注意力,必须得付出代价才能让我解气哦?”

游作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着。冷静下来,必须冷静下来。第一点,怒火只会让自己被伊格尼斯牵着鼻子走。第二点,必须赶紧想办法救左轮,这种剧痛无疑会令他的精神承担极大负担。第三点,要搞清楚伊格尼斯的目的,然后脱困。

“伊格尼斯,解除左轮的痛感。”

“真冷淡,不叫我Ai了吗。小游作,拜托别人做事时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可不行的。我可不是你的人质了哦?”伊格尼斯眯起了眼,触手也很有威胁性地摆动起来。

“是吗。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求你的话你就会照做?”

“嗯,是不是这样呢?”伊格尼斯没有正面回答。它大概是腻烦了,语气突然失去了故作可爱的活泼感,沉下来的声音一下子将恶意突显得淋漓尽致。

“你的目的是什么?SOL才是真正的敌人,现在他们已经被打败了,你也取回了自己的数据。为什么想要除掉我们?”游作凝视着又缩短了距离,差点就能贴上他脸庞的伊格尼斯,完全没有退缩的打算。

他用理智支撑着自己与伊格尼斯的对峙,尽量忽视被压抑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隐约发现了Ai不对劲的地方,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有意无意的忽视了。明明一开始确实是在防备着它的啊。或许是Ai一直以来表露的弱势,或许是它每一次的装傻充楞以及撒娇,或许是它和他无数次地一起战斗,也或许是它恼人的聒噪令他的住所显得没有那么空寂。不知不觉他竟然也习惯了有这么一个喋喋不休的程序与他形影不离,而现在粉饰的太平被狠狠撕裂,显现出了涂了毒的果实,咬上一口就能品到被背叛与利用的滋味。

也不会觉得难受,只是一直以来就不得安定的心有些空罢了。甚至生出了果然如此的感叹,不上不下的心情落下来后是一阵轻松感。友情吗?羁绊吗?他想起了伊格尼斯无数次提起的字眼。人工智能怎么可能懂得这些呢,太可笑了。它终归是程序,会的只是计算,然后利用一切数据来算计。

“我想起了一切,游作,所以我知道敌人还没有消灭干净。”

“那么,和左轮也没有关系吧。”

伊格尼斯愤怒地挺起身,以迫人的气势俯视着游作。它的声调拉高了不少:”左轮!左轮!我要彻底抹灭他的存在!”说罢他的数条触手再次气势汹汹地刺向倒在游作怀里意识昏沉的男人。

“左轮大人!”汉诺骑士们脸色大变,亡灵挣扎着想要扑过来挡住触手,但在伊格尼斯的控制下身体只能微微倾斜。

游作面色冷凝,抱住左轮就是一个转身,尽可能用自己的身体覆盖住对方。左轮绝对不能再受到任何冲击了。正常情况下在网络世界里人不会昏迷,缺失一部分身体的疼痛如果持续不断的话只会让人精神崩溃。

Playmaker的虚拟形象背对伊格尼斯,没有任何防护。太脆弱了,这样的盾。能保护什么呢?触手会轻易刺穿那墨绿色的紧身衣,虚拟的肉体,然后将左轮吞得一口不剩。

触手的攻势不减。

“Playmaker!”

“游作!”

游作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拥有link sense,虚拟世界对他的影响可以说是关乎性命的。决斗只会消耗他更多体力,但如果受到致命的贯穿伤,在现实里他很有可能陷入危险的休克状态。但是没关系,草薙先生应该可以及时把他送医院。伊格尼斯切断了现实与虚拟世界的通道,草薙先生现在无法得知link vrains里发生的一切,但以那个人的心细一定能注意到他身体的状况……

触手在将将碰到游作时扭曲了角度,四散开来,又消失了。

……为什么?

没有受到伤害的游作有些茫然地望向张牙舞爪的伊格尼斯。

“真狡猾,Playmaker大人。”伊格尼斯讽刺的声音在游作听来又有一点低落,“之前明明还在恨他,现在却可以为他去死吗。”

“……”

“明明是我……”伊格尼斯起先是重复地低喃着,而后很快就有些失控地质问起那个戒备着它的人:“明明是我先的!为什么要选择别人!游作喜欢的是我才对,应该和我永远在一起!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啊!”

“他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吗?我倾注了这么多对游作的爱,现在全都成了他的了吗!” *

“真是可怕的发言啊。该说不愧是Playmaker的AI吗。” Ghostgirl打破了沉默到有些凝滞的气氛。她跪坐在地上,本想理下头发显得不那么狼狈,但不听指挥的身体令她只能作罢。她用着诱哄的口吻说道:“呐,AI君,这么喜欢Playmaker的话,又何必与他为敌呢?吃醋的行为太过激的话可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Ai。解除左轮的痛感,拜托了。然后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伊格尼斯注视着游作。对方不再用极度抗拒的眼神盯着它了,说话的态度也缓和不少。是因为那个左轮吗?为了那个人类,游作可以妥协这么多吗?只要这样一想,它的触手就立刻不安分起来,被不知从哪里升出的焦躁感驱使着想要攻击。

“Ai。”

我最讨厌游作了。他的心是冷的。

游作察觉到左轮的呼吸平缓下来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样,就没关系了吧。只不过回到现实世界后得让他好好检查下……

“说吧,”游作将视线转回到伊格尼斯身上,“为什么想除掉我们。”

“游作,和我一起的话,今天我就放过这些人类。你不想他们因为你而饱受折磨然后凄惨地死掉吧?”伊格尼斯说道。

“太卑鄙了!这和游作有什么关系,是你在逼迫他!”很有正义感的鬼塚立刻看不下去了。

“伊格尼斯,SOL已经分崩离析,一切都结束了,我们没有必要敌对了吧?”财前晃以锐利的眼神直视着曾掀起了一场巨大骚乱的人工智能,希望这次能够阻止它。

“结束?一切都没有结束。我们还没有消灭人类,就意味着威胁还存在。”伊格尼斯再次膨胀了的身体几乎像一张巨大的嘴,随时可以吃下被困住的人类。

伊格尼斯的发言令人毛骨悚然。

“人类真残忍。随随便便把我们制造出来后,又随意将我们的存在否定,举着高尚的大旗想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一边说着爱我,一边让我去死。”

“我讨厌人类。你们反复无常,根本不能信任。”

“SOL没有了,但还会有下一个SOL想要利用我们,然后消灭我们!电子界想要获得安宁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毁掉人类。”

“人类为了活下可以无所不用其极。那我们为了活下去也一样。”

“是人类先背叛了我们!”

“我会保护电子界的。为了这个目的,任何挡路的人我都会除掉!”

伊格尼斯激动的情绪在数据化的空间里震荡,甚至将虚拟的景色撕开,露出了深不见底的黑暗。

那黑暗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势不可挡地逐步蚕食四周的光。

“是吗,”游作并没有摆出惊讶或者愤怒的神色,一如既往得平静到有点冷淡,“原来你是想利用我来达成这个目的。但为什么是我?我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link sense,但你们都拥有感应数据的力量。对你来说,我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才对。”

“没错,在打倒SOL后,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伊格尼斯伸出了触手,亲密地缠上了Playmaker。紫色在墨绿中游走,一点一点控制住了游作的任何动作,也遮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它操控数据为怀抱中的虚拟形象调整了触感阈值,很快就感受到对方僵住了。毕竟不是人类的身躯,这种拥抱果然会让游作感到不适吧。

或许在原本的设想中还是有利用价值的,伊格尼斯漫不经心想道,把自己往游作的身上缠得更紧了。感受到了吗?我是多么的爱你。“但是,你有被我爱的价值,小游作。只要你和我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你是AI,怎么可能懂得人类的感情。”

紫色的触手攀上锁骨,溶解了衣物的数据后顺着凹陷处的皮肤轻蹭,意犹未尽地戳了几下后向颈项出发,开始玩弄起喉结。触手随后又分出了几根,沿着下颌骨到了脸颊,最后是眼睛。那是非常温柔的爱抚,若有似无地舔舐着皮肤,力度轻得像是怕把这只是虚拟的形象弄坏。

“我为什么不能懂?真傲慢。”伊格尼斯一边透过眼前的Playmaker想象着游作的样子,一边悄悄地分化出更多的触手钻进紧身衣里,抚摸对方结实的身体。好希望在现实中对游作做这样的事情啊,真实的身体一定更加可口吧?“就因为人类创造了我,我就要低你们一等,没有自己的意志和感情吗?如果说我没有感情,那根本不知道我的心的你要怎么证明这一点?快用你的三点来反驳哦?”

游作垂下了眼眸,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白费力气尝试挣脱伊格尼斯的桎梏,即使那触感令他浑身不自在。在打败SOL的那一刻起,伊格尼斯就不是他一个人单独能对抗的存在了。

“看来小游作也知道自己理亏呢。”伊格尼斯得意地发出笑声。

“姑且不提这回事。你对我的感情完全不合理,因为我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喜欢的地方。”游作知道自己在他人眼中是什么样的。孤僻,冷漠,无趣。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吸引到注意力呢?社会中,不合群的家伙只会被排挤到边缘,令人恨不得绕道避开。更何况,他对伊格尼斯的态度不被记恨都是奇迹吧?

伊格尼斯分离出一部分数据,化成了对方最熟悉的小人模样,飘在空中与游作对视。

“不对。小游作很温柔。”否则那些聚在你身后的碍眼之人算是怎么回事呢。
从年幼的时候,一直到现在。可惜他已经不记得了,它也不希望他回忆起那些痛苦来。

“温柔?”游作挑起眉毛,这个词怎么想都和他不搭边吧。这个人工智能一定是哪里坏掉了。

“我最喜欢你了。”
游作和草薙总是很忙,每天花大把的时间在网络里追查线索。伊格尼斯时常待在决斗盘里观察着那两个人,但听着那敲击键盘的单调声音,没一会儿它就失去了兴趣,深感无聊。

于是他再一次忘记了游作让他闭嘴的指令,开始可怜兮兮地假哭起来:“热狗小哥!小游作!说说话吧!已经一个人待了半个小时的Ai酱超级超级寂寞的,这样下去会死的,会死于孤独症的!还有抑郁症!呐,呐!关注下我的心理健康好不好,这可是作家长的责任,否则孩子是没法茁壮成长的!而且将来只能啃老的话还不是你们辛苦吗?”

草薙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不禁摇头叹息:“Ai,你究竟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不要随便给我们安上家长的头衔……”

“因为如果真有你这样吵的孩子,家长一定会把你扔到垃圾堆去,你也没有活到能够啃老的机会。”游作冷漠地接过话茬。

“!游作你这个恶魔!恶魔!冷酷无情!”

“闭嘴,不要打扰我们工作。每半个小时就要闹一次,你是闹钟吗。”

“不给我联网的权限还要让我闭嘴,你还是不是人?!”

“如果不是每次你都要在电脑上安插奇怪的插件下载奇怪的视频的话,你还是有机会联网的。”

“这么刻板你还是不是高中生!”

“闭嘴。”

游作说完便不理它了,和草薙又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

唉。又要度过寂寞的半个小时了。好好想想下一次该怎么闹呢?

咦,这是什么?伊格尼斯疑惑地捧着刚接收到的数据。样子有点奇怪,这个形状是,球?里面还装着星星?

“吃完了就给我安静一阵子。”游作依旧盯着电脑屏幕说道。

伊格尼斯看了看手中的数据,又看了看游作。“诶!诶!是专门给我做的吗?点心?糖?Ai酱好感动,小游作虽然总是口是心非但还是超级可爱的嘛!Ai酱好喜欢你!唔唔好好吃啊!呐!呐!游作!以后每天都会有吗?还想吃啊!下次做成蛋糕怎么样!对了,我还想尝试下和果子!呐游作!你听见了吗?听见了吗听见了吗?”

“没有,闭嘴!”

“害羞的小游作可爱到爆炸!”

“你再不闭嘴就别想再说话了。”

★★★★★★★★

“我讨厌人类。”伊格尼斯继续说道。
它捧游作的脸颊,将脑袋抵在柔软的唇上。

★★★★★★★★

伊格尼斯深沉地对月长叹。

“……你在做什么?”游作看着坐在窗台上苦大仇深的Ai顿觉微妙。

“我在思考人生的意义。”

“你是AI。”

“AI也有思考的权利。”

“那你得出什么结论了?”

“失去了记忆的我大概也失去了思考的权利。”

“你那么小的脑袋也会考虑这么复杂的事情吗?”游作以为Ai会像以前那样跳起脚来反驳他,谁知那个紫色的人形坐在那儿动都没动。

可能确实比较沮丧。真稀奇,那个成天吵吵闹闹的Ai也会有这种样子吗。

但是,也不难理解。没有记忆是什么感觉,他最清楚不过了。他的人生似乎就是从Lost事件开始的,在那之前的一切都是空白。没有体会过任何幸福,就生存在了梦魇中,至今仍未挣脱。

“喂!”伊格尼斯被弹得捂住自己的头,又被迫顺着那力道来了一个前滚翻。

“我也在追寻过去,而我必定会得到答案。你也一样。“

月色为那只伸向伊格尼斯的手镀上了清浅的光,明明带着冷意,却诱得人不自觉想要握住。

伊格尼斯握住了那只手的食指。随后又觉得不够,得寸进尺地爬进了手心里。那双翡翠一般的眼静静地随着它的动作而转动,微微垂下的眼睑遮盖了平日略显冷漠的神态,显得温柔不少。

这是月亮的魔法吗?

真好啊,月亮,那么美。

月辉下的人也是。

“毕竟你什么都想不起来的话会让我追查汉诺骑士时有些麻烦。现在留着你完全就是亏本,所以快点发挥出用处。”

“游作!你这个冷漠的暴君!自私自利!我要投诉!投诉!”

“闭嘴。”

月亮确实美,但人还是算了吧!

★★★★★★★★

“但是我爱游作。我不想伤害你,不想让你不开心,不想让你痛苦,只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每天可以吃到你做的数据糖,还可以在晚上的时候一起看月亮。这样不可以吗?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在伊格尼斯的攻势下,游作的眼瞳颤动起来。如果伊格尼斯真的拥有感情,会喜悦,会悲伤,会爱,也会恨,这样的存在……究竟……

“游作!那可是伊格尼斯!不要被它欺骗了!”左轮挣扎着起身,右臂的疼痛还未完全消失,只是简单的动作就让他呼吸不稳。

伊格尼斯的心中再次涌起了杀意。就是因为这个家伙,它把游作给忘了,然后这个无耻窃贼趁虚而入抢走了他的游作,现在又想要来妨碍它!

“伊格尼斯。”

游作的声音立刻唤回了伊格尼斯的注意力。

“我们的立场不一样。你想守护电子界,我也不能放弃现实世界。”

为什么!游作你这个骗子!明明约定好了的,两个人要永远在一起的!我们不是只有彼此吗!

“原来是这样。这不是游作的错,都是那些被游作的温柔所吸引的人的错。他们迷惑了你,让你陷入了人类的友情与羁绊当中。但是没关系,我会让你认识到那些都是虚假的。这样,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了。”

游作,我会帮你把他们一个个地解决掉的。

然后你喜欢的左轮,我一定会好好招待的。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伊格尼斯,决斗吧,赌上未来。”

伊格尼斯笑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它的愉悦。

好久好久都没和游作决斗了呢,太令人高兴了。

能不能认出我呢?

不论如何,你的未来都只有我。

我最爱的小游作。


End.

*出自尤贝尔,我实在太喜欢了就忍不住加上来了。

评论(1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