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宁

沉迷YGO不可自拔中//文野/太芥/芥厨

【左游】愿望成真

圣诞贺文都被我拖到元旦了……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勉强当做二合一吧!祝作哥和李波酱圣诞快乐元旦快乐!祝大家新年快乐!

一句话简介:他俩并不觉得和对方是一对儿,但其他人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们就是一对儿的故事。

注意:

欢乐小贺文,基于妄想,OOC。

时间点为李波酱扒了作哥马甲之后,这个时候汉诺三骑士已经都躺了,但因为是贺文嘛,气氛要轻松愉快,所以这里他们还活蹦乱跳着。



正文:

左轮许下了一个愿望。

圣诞老人决定帮他实现这个愿望。

☆ ☆ ☆ ☆ ☆ ☆ ☆ ☆ ☆ ☆ ☆ ☆ ☆ ☆ ☆

“左轮大人,没事吗?”亡灵停止了汇报,担忧地问道。他看到了对方忽然抬起手抚向额角,在将将碰到面具时动作一顿,又若无其事改变了方向,最后做出了抱胸的动作。

“没关系,继续吧。”

亡灵皱眉,以不赞同的眼神看向左轮:“您多少天没有休息了?持续上线带来的精神压力太大了,您不能这样下去。”现实中,左轮疲惫的时候总是会习惯性地按揉太阳穴,亡灵无比清楚这一点。

“我不要紧,你太大惊小怪了。”

“只有这一点我无法遵从您,”亡灵坚持道,“请爱惜身体吧,多把事情交给我们来做就好。”

左轮侧过身,与亡灵对视:“你们需要做的事情已经有很多了。我作为汉诺的首领,怎么能把自己的责任再甩给你们。”

亡灵垂下眼,不再试图劝说固执的首领,只是将话题转回了报告上:“……很抱歉,剩下的内容还需要整理一番,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左轮盯着自己的副官,对方低着头不为所动,似乎是打算就这么沉默下去了。半晌,汉诺首领叹了口气,妥协道:“我知道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待会儿你直接把资料放到我的房间吧。”

“是!”

☆ ☆ ☆ ☆ ☆ ☆ ☆ ☆ ☆ ☆ ☆ ☆ ☆ ☆ ☆

虽然说了要去休息,但其实左轮没有这个心情,内心的弦依旧紧绷着。为了能顺利执行汉诺塔计划,每一步都必须谨而慎之,不能出丝毫差错。左轮作为指挥者的压力可想而知,更何况近日来又出现了麻烦的人物,为他们的计划横添变数……

Playmaker。

未尝一败,威风凛凛。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一个少年能够做到如此程度。无论是心性还是决斗水平都属于极佳,只可惜是敌人。

可以的话,真希望你别来妨碍我们,藤木游作,不然……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又从汉诺塔计划转移到了Playmaker身上,左轮穿过走廊,推开了自己休息室的门,而后猝不及防与房间里的人对上了视线。

这就立刻来妨碍我了吗!

……等等,不太对。Playmaker怎么可能找到汉诺基地,更甚至悄无声息跑到我的房间里面?本人吗?究竟是……?

不速之客压根就没意识到他的到来已经令左轮惊疑不定,反而不满道:“太慢了。”

这理直气壮的一声打断了左轮对种种阴谋的猜想。他干脆地问道:“Playmaker?你为什么在这儿?”

游作微微皱眉,即使知道对方不是那样的人,也顿觉自己被耍了:“不是你让我直接到这里来的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是不想来的,但是你一连说了好几天,很啰嗦。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吗,鸿上?”

“……你连我的名字都知道?”左轮在被叫出姓名后终于明白了那隐约的违和感出自何处,那就是Playmaker同他说话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熟稔。但这怎么可能?“你究竟在说些什么,我不可能把自己的名字以及基地的位置告诉一名敌人。”

“敌人……?你今天很奇怪,难道失忆了吗?”游作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开始认真思考左轮异样的原因,“认为我是敌人,也就是说失去了一年左右的记忆。你之前在做什么,有没有接触到什么危险的东西?”

左轮看着凑近来打量他的Playmaker,那双眼里不再盛有愤怒,仇恨,敌意,令人想起历经长夜的一泓幽潭,终是迎来了黎明的初缕日光,在缭缭雾霭消融后漾起了粼粼碧波。

“Playmaker,我认为问题应该在你身上。虽然听起来很愚蠢,但还是让我问下你,今天的日期是?”

在一番你来我往的试探之后,两个人终于算是搞清楚了事情始末。

“简而言之,你只是正常登录Link Vrains,却没想到直接来到了一年前的现在,”左轮一脸复杂,“这又不是奇幻故事,未免太匪夷所思了。意识跨越时间?我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你没听说过不代表不存在,我就是一个例子。”游作毫不客气地往边上的床一坐,看得左轮心情更加微妙了。

“然后,你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是因为我……邀请你一起过圣诞节?在Link Vrains里?”相互认识的人会选择在虚拟现实里庆祝吗?

“我怎么知道,你总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游作瞥了一眼左轮,手里还把玩着一个小礼盒,这是他在草薙先生的提醒下特意准备好的,连颜色都是应景的红绿搭配。尽管一直腹诽把电脑技术用在这种事情上纯属浪费,他还是以一贯认真的态度制作出了相当精致的外盒来包装礼物。

左轮的眼神也随之落在那充斥着节日欢庆气息的物品上,怎么看都觉得与他们之间的气氛不太相符。他不禁问道:“那个是?”话音刚落,他便条件反射接住了朝他投过来的礼盒。

“给你的。反正是同一个人,也没什么差别,就当是提前一年送你了。”游作果断地把礼物转送了,就算对方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人,也完全没感到任何困扰。

不,我觉得区别很大,你到底有没有自觉我们现在立场敌对?谁会给自己的敌人送圣诞礼物啊?

左轮看了看礼物,又看了看游作,收起来后艰难地吐出一句话:“谢谢……看起来我们的关系还不错,一年后。”竟然成为了能一起庆祝节日的朋友了吗?虽说世事难料,但Playmaker和我们之间的矛盾真的化解了吗?

没想到游作迅速否认:“谁和你的关系不错。”

……这天还有没有办法聊下去了!

大概是接收到了左轮难以言喻的眼光,游作尝试着补救被他终结了的对话:“要不要决斗?”两个人也没什么话好说,不如用决斗化解尴尬。

“不了,”左轮无奈道,“你在我们的大本营能不能低调一点? ”

“……”

“现在应该解决你的问题,登出后能不能恢复正常?”

“我已经试过了,无法登出。”

“真是麻烦了。根本无法确定你会这样多久,我更不可能一直留你。说起来,那我所知道的Playmaker很有可能前往了未来……你那是什么眼神?”那扎在他身上的目光太明显了,左轮想忽视都不行。

游作摇头,“我只是同情下未来的你。这个时候的我见到你大概只会不管不顾冲上去和你决斗吧。” 抱歉了,鸿上,不管你是有什么计划看来都要泡汤了。

左轮跟着想象了下那鸡飞狗跳的场景,不禁叹了口气。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未来啊?

“鸿上,”游作微微抬头凝视左轮似是沉思的身影,稍作迟疑后便出声唤回了对方的注意力,“你好像……”

突然,门把的转动声打断了游作的话语,左轮一愣,而后脸色就变了。他之前是打算很快就登出的,所以才让亡灵把报告整理好直接放入自己房间内,这本来没有任何问题,但谁知道Playmaker会出现啊!

“等一下!”Playmaker就是炸弹,能把汉诺搅得天翻地覆,更何况今天的Playmaker还不太对劲,情况只会更复杂……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事情闹大了。

不行,来不及了!左轮深觉自己发挥了迄今为止最大的潜能,一个健步将还在状况外的游作推到在床,扯过毯子抖开,直接蒙上去把人从头到脚都遮住,期间还要压制对方的反抗,整个过程眨眼间就完成了。

“鸿上,你做什么!”游作还没反应过来就眼前一黑,他刚要把毯子拽下来手腕就被按住固定在了头侧,下一秒膝盖也被狠狠压着动弹不得。

不过同为男性,体格又相差很小,面对完全不配合的游作左轮也有些力不从心。他基本是覆在了对方身上,用自己的体重来镇压抵抗。左轮费力地凑到胡乱扭动的人耳边,隔着毛毯低声喝道:“闭嘴!别乱动!要是你不想惹麻烦的话!”

“左轮……大人?”

转过头,左轮正好瞧见几步开外震惊不已的亡灵。

“对不起,打扰您了,我先离开,您继续。”连报告都忘记放下的亡灵看似冷静地说完后就疾步退出了房间,连自家首领的回复也没听。

“……不,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左轮心中涌现了不好的预感。这一分神,手上力道随之松了,游作也终于能从毯子中探出脑袋。

“刚才的是亡灵?”游作听出了那个人的声音,“他唯你是瞻,有必要这样?”

左轮被示意放手后直接挪开身体后退了几步,令游作得以坐起身。他依旧沉浸在打击中,不停质疑自己为什么要采用这样的方式来隐瞒Playmaker的存在。我把他塞到床底不行吗?为什么偏要用毯子遮?刚才我到底是怎么想的?亡灵会怎么看待我……不,不仅如此,这件事估计会传到浮士德他们,甚至是父亲那里……可恶,该死的Playmaker,每次一出现就带来各种麻烦!未来的也没好到哪里去,简直是变本加厉!

感到头疼的左轮斜睨游作,对方不明所以的模样让人心情更加恶劣了。他居高临下地俯视还坐在床沿的游作,语气不善:“你还记不记得你妨碍了我们多少次?亡灵不止一次想从现实下手解决你,在这里和他直接碰上你觉得自己能全身而退?你指望我帮助你吗?无论未来关系如何,现在我们是敌人,而对待敌人汉诺从不心慈手软,明白了吗。”

游作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凝视左轮,好像透过虚拟形象看到了本人。他甚至能想象出鸿上眼角的弧度,眉毛挑起的高度,毕竟那副说教的神态他见得太多了。奇异的是,他也不讨厌对方这一点。

“真啰嗦。”游作回过神后说道。他在言语上,尤其是面对鸿上时一向不甘示弱:“原来你一直都这样喋喋不休。”

左轮气闷不已,我究竟为什么要给这种家伙打掩护?!让他自生自灭去!

“但是,”眼看左轮似要暴起揍人,游作又补充道:“果然这就是你。”

“鸿上,谢谢。”平日傲然的少年声音清浅,语气认真,细看的话眸光微颤,不经意间泄露了与冷静外表截然相反的情绪。大概很少直抒胸臆,游作无法完美掩盖住不自在,但即使这样他也克制着自己,没有将视线从左轮身上移开。

一口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左轮只感到深深的无力。这种时候突然这么直率……果然太奇怪了,和Playmaker心平气和地相处。在一切脱出掌控前要想办法送他回去才行,没必要有更深的牵扯。更何况,他的话也不可尽信,毕竟这个人出现的时间点也巧合得令人在意,想阻挠汉诺塔计划吗?如果是这样……

“不必了,Playmaker。我不是你认识的人,承受不起你的感谢。你的情况闻所未闻,我不希望因为自身疏忽而让你搅乱我们的时间,仅仅是出于这个目的我才会保护你。因此,这期间你最好不要有什么针对汉诺的心思,”左轮说着逼近了游作,弯下腰的同时手擦过被紧身衣包裹的颈项,很有胁迫性地停留了片刻,最终落到了肩膀上,力度大得硌骨,“否则,我也不介意毁掉你。”

游作嗤笑一声,利落的将肩上的那只手挥开,站起来挑衅道:“如果你能做得到的话。说起来,我确实知道你们不少事情,现在这个时间,在准备汉诺塔计划吧?”

左轮神色彻底冷了下来。两个人相对而立,谁也不肯退让,以至于距离近到抬手就能拥抱彼此。然而剑拔弩张的气氛令空间显得愈发压抑,生生打破了看似亲密的表象。

“呵,该说你是自信还是自大呢,”左轮昂起下颌轻嘲,同时打了个响指,无数道数据形成的幽蓝光线于墙壁上一闪而过,最终汇聚于屋顶后消失不见,“孤身一人就敢在汉诺基地里威胁我?Playmaker,我是什么时候给了你我很好说话的错觉?”

“先威胁人的是你。”游作冷淡地回答,警惕的目光追随着不知做了什么的汉诺首领。那隐蔽而又确实存在,溢着暖意的柔软情绪已经被他收敛得分毫不见。

左轮没有兴致再与游作对峙了,他绕开眼前的麻烦后直接向门口走去。手在握上门把之际又回过头,沉声警告:“房间锁定了,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可能出去。安分地待在这里,我就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并非愚蠢之人,应该清楚怎样选择才是明智的。”

☆ ☆ ☆ ☆ ☆ ☆ ☆ ☆ ☆ ☆ ☆ ☆ ☆ ☆ ☆

亡灵恍惚不已的模样很快吸引到了其他人的注意力,比如迎面而来的浮士德与拜拉。

“你这种样子真少见,发生什么了吗?”拜拉不禁问道。亡灵可是向来精明,很少能让人抓住弱点。

“左轮大人……”亡灵喃喃道。

“嗯?”浮士德皱眉,“左轮大人出什么事了?”

“左轮大人……与身份不明的人在床上纠缠不休……”

拜拉双手猛的一下搭上亡灵的肩,表情严肃地问道:“真的?你看到了?”说罢也不等亡灵回答就兀自激动起来,连嗓音都
抬高了一点:“浮士德,你听见没有?左轮大人有女朋友了!枉我一直担心,真没想到他会一鸣惊人!”

浮士德点点头,笑得欣慰:“这个年纪果然就应该这样。”和朋友玩闹,与女孩交往,无忧无虑,而不是牺牲所有挑起沉重的责任。

“不,也有可能不是左轮大人的——”

“亡灵你差不多点,左轮大人又不是神,怎么不能有女朋友了?这可是好事。”

“我只是觉得有些古怪,左轮大人不像是会那样行事的人。如果有约会,为什么要吩咐我直接把报告放入房间内?”亡灵理智逐渐回笼,隐约察觉到不对劲。

拜拉摆了摆手,忍俊不禁道:“一看你就没有交过女朋友。没准是突然来查岗呢?”

“……是这样吗?”亡灵不由反思。

“不过能带到基地里来,关系一定很稳定了,也不知道他们交往了多久?真是的,一直瞒着我们,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拜拉托着下颚,开玩笑般地抱怨。

拜拉的话是个提醒,浮士德脸上的轻松之色消散了:“那个女孩,知不知道汉诺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觉悟中途退却……”

“什么啊,你还有这种担心?”拜拉完全没有被浮士德的凝重心情影响,“你不相信那个孩子……左轮大人能处理好这些事情吗?”

“能与左轮大人相配的必定也是志同道合之人。”亡灵插嘴道,任何对左轮的质疑他都不会坐视不理。

“……说得也是。”另外两个人坚信不疑的态度令浮士德很快释然。

“我知道了!”拜拉灵光一现,突然的惊呼吓了浮士德和亡灵一跳,“今天是平安夜啊,这就说得通了,情侣约会的节日嘛。但在基地里偷偷摸摸的算怎么回事……”

“左轮大人最近太忙碌了,恰逢节日的话,不如让他放松一下吧?也不差这一点时间。”浮士德提议道。

“说得好,我们这就去……啊,博士!”拜拉捕捉到了鸿上圣的身影,立刻叫住了对方,“关于左轮大人,有个好消息哦!”

结果是又多了一个人加入了左轮研讨会。

亡灵环视了一下他们这一小撮人,难得感到一丝不安。他貌似把左轮大人的私事捅出来了……而且总觉得事情的发展哪里不太对,是错觉吗?

☆ ☆ ☆ ☆ ☆ ☆ ☆ ☆ ☆ ☆ ☆ ☆ ☆ ☆ ☆

左轮离开房间还没几步,就看到了拜拉,浮士德,以及亡灵出了拐角朝他走来。红橙相间发色的汉诺骑士在看到目标后双眸一亮,令左轮脑海中的警报响个不停。

“左轮大人!今天Link Vrains里有圣诞活动,据说广场那边的夜景会很美,是约会圣地哦,您不打算去吗?”拜拉旁敲侧击地问。

“……圣诞活动?都这个时间了啊。你很感兴趣吗,拜拉?近期确实辛苦你们了,想去的话就去吧。”左轮没料到拜拉会关注节日活动,只诧异了一下她还有这种玩心,就爽快地批准了。

“不是我,是您!”

“我?我就不去了,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您这样怎么行呢,圣诞节都不陪着女朋友是会被甩的!”拜拉恨铁不成钢。

你在说什么?女朋友?我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

左轮愣住了,却被拜拉当成在否认事实。她指了指不远处紧闭的房门,干脆直言道:“我们听说了,您的女朋友就在房间里吧?”

……果然!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这也传得太快了吧?!左轮瞬间与亡灵对上视线,后者有些愧疚地垂首。

“不,你误会了,拜拉,那不是我的女……”

“现在还要隐瞒我们吗?”拜拉不掩失落,“我们明明只会为您感到高兴,您在担心什么?”

可关键那是Playmaker,不是什么女朋友,你让我怎么回答!

左轮进退两难,拜拉像姐姐一样看着他长大,他从来不愿让她失望;可他也不能就这么承认那凭空多出来的假女友!Playmaker,看你惹的事!

“可我和那个家伙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关系你们滚在床上干什么?您绝对不会做骗人家玩儿玩儿这种事的,对吧?”

“左轮大人怎么可能会玩弄别人的感情!一定是互通过心意……!”

他们怎么就认定了女朋友的事,这是无论如何也洗不清了吗?可恶的Playmaker,都是你害的!

左轮内心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把罪魁祸首打包成一团扔回他自己的时代。不过表面来看,汉诺首领依旧维持着应有的风度:“拜拉,你想多了,我不会那么做的。”只是这么一说,也算是默认了女朋友的存在属实了。

“事实上,是拜拉提议来找您的。”眼看半天没说到点子上,浮士德赶忙将话题扯回正轨,“难得赶上节日,请您趁机会休息一下,今天就和恋人一同度过吧。”

浮士德不给左轮反驳的机会,继续说道:“您很久没有享受私人时间了吧?这是我们,也是您父亲的期望,就算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也想让您轻松一点。”

“记得去广场,”拜拉眨了眨眼,“别让人家觉得您不懂情调哦。”

……我刚在Playmaker面前放完狠话,转头又要回去找他一起“约会”?还要去广场?他要是有心想逃指不定今后会给汉诺增加多少麻烦……

“我觉得待在房间里就可以了,比较保险。”

“房间有什么好待的?没有谁会喜欢这么枯燥无味的约会的。”

而亡灵仍记得自家首领疲倦的样子,犹豫了下还是开口了:“我认为您还是登出休息比较好。”

拜拉立刻嫌弃地瞟了他:“单身的瞎提什么建议,左轮大人的女朋友跑了你赔吗?在广场上走走又不会耗多久时间,之后休息也足够了。”

银发的辅佐官挣扎了下,不说话了。

……你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会儿。

“现在时间正好,您快点出发?”拜拉看出左轮已经基本妥协,不由催促道,“顺便也让我们看看那个孩子吧?”好不容易哄,不,说服了首领,赶紧让他出去免得节外生枝。

节节败退的左轮还没彻底放弃:“看就不必了……”

“是吗,虽然只是虚拟形象,但既然您不愿意我们知道的话也没关系。”拜拉垂下眼眸,一副只要首领高兴怎样都好的样子。

他的虚拟形象就是个大问题,拜拉。

左轮心里这么想,嘴上说得却是:“我去问问,他……她可能不会同意。”

“这么害羞吗?”拜拉打趣道。

“嗯……差不多吧。”Playmaker?害羞?那一定是噩梦。

☆ ☆ ☆ ☆ ☆ ☆ ☆ ☆ ☆ ☆ ☆ ☆ ☆ ☆ ☆

没隔多久便再次返回自己房间的左轮心情很糟糕,毕竟谁也不喜欢被打脸的滋味。

“真狼狈,”游作面无表情地讽刺,他大致听清了汉诺骑士们的对话,“左轮大人。”

懒得理会这无伤痛痒的嘲弄,左轮直接动手骇入对方账号开始修改外表数据。

“你……!住手!”游作眼睁睁看着自己身形变化成了女孩子却无计可施。他的账号不仅无法登出,大部分功能也处于异常状态,包括外观编辑。然而他本人操作不了,从外部竟然能更改设置!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粉色的紧身衣,粉色的半长发。对于自己的新形象,游作脸色称不上好:“你自己品味奇怪喜欢穿粉色就算了,现在竟然把Playmaker改成这样?”连声音都雌雄莫辨了!

“还轮不到你这种小鬼来质疑我的审美。”左轮不爽,一个穿紧身衣的有资格这么说吗?

“一身红绿搭配的人竟然在说审美?你根本没有这种东西。”游作反唇相讥,随即才反应过来左轮话语中潜藏的含义,“你说小鬼?你知道我的年纪?”

更进一步推论的话……

“你现在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游作将疑问句说得无比肯定。

“待会儿别妄图做多余的事,Playmaker。”左轮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对方的问题,捏紧了游作的手腕后拉着他向外走。只可惜后者并不想遂汉诺首领的愿,被强行拖动时也试图把手抽回来。

“我拒绝。你把紧身衣和头发的颜色改回来。”

“不可能。”

“我不是女孩子。”

“你现在是。”

“改成蓝色。”

左轮扫了一眼游作,实在不想和他在颜色之事上没完没了。脑海中浮现出藤木游作的模样,就随手为他的头发加了点挑染的蓝色。改好后他不再理会对方对紧身衣的不满,直接带着人出了房间。

游作还想再说什么,却因有人向他搭话而被打断了。

“真可爱,你就是左轮大人的女朋友?”

是拜拉。游作对她感官很好,然而亲耳听到女朋友这三个字实在是令人火大。鸿上那个家伙一年后都没有交往对象,你们怎么会相信他在这种时候有闲心找女朋友?

“诶,是一位冷美人呢。”没得到答复拜拉也不介意,转头就向浮士德和亡灵悄悄感慨。

“正好和左轮大人的性格互补,真的是太般配了。”接受了女友设定的亡灵完全进入了状态。

“别害怕,你叫什么名字?”拜拉毫无气馁的迹象,又开始搭话了。

“……Yusaku。”反正鸿上已经知道了。

拜拉只当这是账号名,根本没多想就往下聊了:“你和我们首领认识很久了吗?”

“一年。”

“让我猜猜,难道是英雄救美认识的?”

“不,我在追杀他。”

“……那能发展到今天的关系一定很不容易呢。”

“后来有了共同的目标,就成为了同伴。”

“嘛不管怎么说,Yusaku,你眼光很好,左轮大人责任心强,而且又帅气又温柔。”拜拉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说。

“拜拉……”左轮感到尴尬,只想阻止拜拉的发言。拜托了,不要说得好像Playmaker真的是我女朋友一样……

“我知道。”游作踏出一步,光与影交错掠过他的面颊,最终将碧绿色的眼瞳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毕竟他拥有你们这样温柔的家人。”

“他和你们一样。”

☆ ☆ ☆ ☆ ☆ ☆ ☆ ☆ ☆ ☆ ☆ ☆ ☆ ☆ ☆

左轮和游作正一前一后顺着小路向广场走去。

太安静了。这黑漆漆的巷道附近没有别人,只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和微不可闻的呼吸声。路灯洒下的光较平常而言是微弱的,昏暗的,似乎马上就要融入夜色,叫人再也寻不到方向。

在防备我逃走吗?游作看着左轮的背影,对方也调整了外表,已经完全看不出汉诺首领的特征了。他试探性地扭了下右手腕,不出所料地感受到了骤然增强的力度。

“Playmaker,我没想到你刚才在拜拉他们面前会那么配合。”

“我这么做的理由有三点。一、我没有兴趣暴露身份。二,那样能够迅速摆脱他们的盘问。三,他们很爱护你,没有必要扫他们的兴。”

“……”

“鸿上,你大可以放心。我不打算逃走,也没有自以为是到去玩弄时间,插手别人的过去。松手吧。”

“明明有机会,却不作为吗?”左轮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放开游作,反而握得更紧了。

“那么你也一样,明明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

“放手。”

“……我无法信任你。”

“是吗。”

两个人此时迈出了小路,跨入了广场的外围。不合常理的是,本应该灯火通明的区域一片黑暗,为了庆祝活动而相继赶来的人们交头接耳,对眼前的景象感到不解。

就在人群越发骚动时,圣诞颂歌忽然响起,传遍了整个广场。正中央空地矗立的高大黑影上缠绕有不少灯串随着音乐逐渐亮起,在暗色中晕染出一簇簇模糊的金黄。高耸的圣诞树终于现出了全貌,形状各异,五彩斑斓的装饰品压得松柏枝沉甸甸的,鲜亮的色彩夺目不已,却不能遮掩一闪一闪点缀其间的星星,更不用说最顶端那颗耀眼肆意的星了。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圣诞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请看树上挂的星星,那是我们为您准备的礼物,每一颗都对应丰厚的奖励!想要获得它们很简单,每一个人只有一次机会,选定一颗星星后将自动触发大师决斗模式,只要赢得我们的AI决斗者就可以了!不过要注意,位置越高,奖励越多,难度越大,请一定谨慎选择哦。当然,若是输了也不必担心——”主持人高举手臂示意人们抬头,随后打了个响指。刹那间宛如天空倾覆,星辰横落,纷纷扬扬的光晕在黑夜里飘旋而下,给人以置身于浩渺银河之中的错觉。不少人情不自禁伸出手,碰触之后星芒散逸,落到掌心的便是拐杖糖,圣诞袜,冬青装饰,铃铛,麋鹿玩偶,雪橇模型,水晶球等小玩意儿。“如您所见,从天而降的礼品唾手可得,并且会持续发放到零点。最后,祝您好运!”在主持人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星星不再闪烁,而是持续发出柔和的光芒,意味着活动正式开始。一时之间,整个广场都充斥着决斗的声音。

游作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景象,完全没有投入到热烈的气氛中。SOL确实精心准备了,难怪来的路上基本没有光线,应该是为了营造出这种梦幻效果所必须的一环吧。估计现在整个Link Vrains里只有广场是亮的……不过这下雪一样的礼物真麻烦。

落下的星光太过密集以至于没有躲避的余地,游作接二连三地触到后一只手里已经捧了不少东西,还有一些接不住的则落在脚边。这时就算想离开,两人不知不觉间也来到了广场中部,四周环绕着决斗和欣赏美景的人群,再想走出去已经很难了。

“开始决斗就不会受这些东西影响,”左轮观察左右后得出结论,既然暂时离不开,“那就去摘了最高的那颗星吧。”

锁定目标时,耳边传来失败者对最高难度挑战的抱怨,左轮只感到可笑:不去反省自身实力却埋怨外部条件?

“决斗你还不打算放开我吗?”游作再次想甩开桎梏。

确实没办法再抓着了。左轮松开手,在决斗前侧过头对游作说:“站在我视野范围内。然后,想要做什么前记得考虑下开热狗店那位的未来。”

游作皱紧眉头,两个人视线又撞在一起想争个上下。几秒后,游作什么也没说就走到了左轮斜前方的位置,只是转过身时粉色发丝飞扬,甩了后者一脸。

决斗结束得很快,不出所料汉诺的首领轻易打败了AI。圣诞树顶的星星闪灼着缓缓升空,直接飞入了左轮的怀里——它太大了,必须用双臂揽着才行。他前行几步到游作身边,把星星递了出去:

“给你。”

游作感到不解,迟迟没有伸手去接。他想从对方的神色上寻得蛛丝马迹,然而隔在他们之间的奖品光华未褪,令他看不清左轮的表情。飞散的星芒好像落入了那双金眸,交相辉映之下只能觑见他自己隐隐绰绰的面孔。

“别会错意,这只不过是回礼。”左轮见游作不动,直接将星星塞了过去。

“我不需要。”下意识抱紧了礼物后游作回答道。

广场上依旧热闹,圣诞颂歌欢乐的曲调不停鼓动着人群的兴奋之情。两人结伴的,三五成群的,或仰头抬手收罗落星,或高喊决斗热血冲天,但这份喧嚣似乎独独绕开了两个人。

沉默片刻,左轮继续说道:“Playmaker,我大概明白未来的我是怎么想的了。”

“什么?”

“但我没必要告诉你。”

“……你很无聊吗。”

“你既然收下回礼,那我们之间就互不相欠。无论如何,我都会铲除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你走在你认为正确的道路上,我也会坚持我所相信的道路。”

“是吗,”面对针锋相对的游作,左轮笑了,“我不会手下留情。但要是未来真如你所说,我们不是敌人的话,那我还是有一些期待的。”

“不管你怎么想,我确实没有欺骗你。”游作认真地凝视对方,“鸿上,看起来你对未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不感兴趣。你不想知道汉诺塔计划是怎么收场的吗?”

“不需要。未来是由自己创造,而不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

“果然是你会说的……!”游作发觉他的身体突然开始化为数据点,即将登出Link Vrains。

是要恢复正常了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一年前,但是:“我得到了有用的情报,多亏你,鸿上。”话音落下,人也不见了。

有用的情报?左轮望着游作消失的地方挑起眉。就这么站了一会儿后,他脚边积了不少掉下来的糖果与玩具。左轮一步踏出了礼物堆,将节日的欢庆与精心布置的美景抛在身后,逆着人流向较暗的外围区域走去。在身形彻底没入黑暗前,他又回头看了眼一片沸腾的广场。

交错的时间,终是回归到了正轨。




End.




更加OOC的小剧场:

搞到情报回到未来的游作:鸿上,原来你那么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一直以来都装得很像啊。

鸿:……(好不容易应付了过去的你,现在你又来??)

游:说吧,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

鸿:(溜了溜了)

☆ ☆ ☆ ☆ ☆ ☆ ☆ ☆ ☆ ☆ ☆ ☆ ☆ ☆ ☆

圣诞老人:还喜欢这个圣诞礼物吗?

鸿:???

圣诞老人:你不是许愿让他别妨碍你吗?我把一年后的给你送来了,怎么样,被当做同伴的感觉不错吧!

鸿:回想一下今天发生了什么,我只觉得心累。

评论(1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