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宁

沉迷YGO不可自拔中//文野/太芥/芥厨

魔卡少年游作 透明卡篇

注意:

有毒的OOC段子,慎入,一定要慎入啊。

含左游相关。

玩儿梗玩儿到放飞自我。



1

游作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的房间变成了粉嫩的少女风。

看来昨夜熬得太晚,我现在还没睡醒。一脸冷淡的少年找好理由后正准备重新躺下补眠,眼角就捕捉到了一个黄色不明物体向他飞扑过来。

手一挥,不明物体就被狠狠甩到了墙上。


“游作!好痛啊!”

哦,原来是Ai。游作拎起了那只毛绒绒的玩偶,像熊,长着一条类似狮子的尾巴,背后还有一对白色的翅膀。“Ai,你这样子是怎么回事?”Ai就像是穿着一个只露出面部的玩偶装扮,看起来很奇怪。游作试图把它揪出来,然而刚用上了一点力气就惹来了剧烈的挣扎。

“放手放手!都说了很痛的!”Ai费力地逃脱魔爪,拉开一点距离后扑闪着翅膀浮在半空与游作对视,“看!Ai酱我能飞!”

游作又把Ai捞了回来,用力扯了扯那对翅膀。

好像是真的。

彻底忽视了Ai浮夸的痛呼声,游作再次环视房间,不得不接受现实。

一觉醒来,他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2

总之,先出房间看看吧。

游作顺着楼梯而下,到达起居室时正好看见了端着盘子的草薙先生。

草薙先生也在,还不算太糟糕。看到熟悉的人后,游作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刚想开口询问,却被对方抢先出声。

“我正好想叫你呢,时间差不多……”草薙忽然顿住了,上下打量游作一番后感道,“不久之前你还穿着国小校服呢。国中校服很适合你,非常可爱。对吧?”最后的询问是朝着厨房的方向而去的。

草薙先生是不是不太对劲……?眼神和蔼得发麻。而且,为什么说不久前还穿着国小校服?我的身高哪里像年纪那么小的人?
游作满腹疑问,下意识顺着草薙的目光看向厨房。

于是他看见了一只青蛙,和他脑顶上的鸽子。

“怪兽也靠衣装。”青蛙边洗盘子边回过头评价道,而鸽子则重复着他的话:“怪兽也靠衣装!”

游作没有理会疑似嘲讽的话语, 直接向草薙发问:“为什么那只青蛙和鸽子也在这儿?”

“游作,”身旁的草薙听到少年毫不客气的用语后温和地责备,“不可以对哥哥这么没礼貌。”

游作脸色不太好。

我收回前言。

情况不能再糟糕了。出于不明原因,草薙先生不太正常。


3

“游作,该出门了。”草薙提醒道。

去学校吗?也好,没准能找到什么线索。

……

坐在教室里的游作有些后悔来上课,因为他旁边坐着说上话就滔滔不绝的岛植树。

“太好了,能和游作当同桌我好高兴!”

“.…..”

“和葵也在同一个班上!”岛说着向前方回过头来的财前葵挥手打招呼。

“.…..”

“之后也一起出去玩儿吧?”

“.…..”

“游作,你怎么了?一直不说话,讨厌我了吗?”岛黯然不已。

如果是一位美少女说出这样的话,露出如此的神态想必是非常惹人怜爱的。

但是,这位岛同学的颜值,实在是撑不起来他的作态。

当然,游作对这方面没什么想法,只是实在无法忍受对方少女一样的表情以及少女一样的心思。

还不如来找我炫耀决斗盘或者讨论Link Vrains啊。

“游作……?”已经泫然欲泣了。

你是男生吧,这种被好闺蜜伤害讨要解释的情景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第一天上课有点紧张。”

岛立刻恢复了笑容,捧起脸陶醉地望向游作:“哎呀,紧张到说不出来话的游作真可爱呢。说起来,我最近亲手给游作缝制了不少新服装,你穿上一定超级可爱,今天放学来试试吧?”

游作迅速扭过头看向窗外。

这里到底有没有保持正常的人!


4

游作总算摆脱了岛,其中艰辛不言而喻。

他一个人走在放学路上,樱花飘飘扬扬。

忽然一阵风袭来,迷了他的眼。

透过指尖,他看到了道路尽头一个模糊的身影逐渐走近。

他迈步向前,那个人面具下微扬的唇角清晰可见。

三步并作两步,游作飞奔向对方,眼眸因情绪激动而漾起了亮光。

那个人张开了双臂,等着将久别重逢的人拥入怀中。

“左轮!”

“游作……”

游作紧紧拽住对方的衣领,把人拉的一踉跄:“这一切是不是你搞得鬼!说!”

等等,为什么我的恋人见到我的反应不太对?左轮感到茫然。

“你怎么了?是我啊。”愣了一会儿,左轮才焦急地把粉色小熊举起来,“你看,这是我临走前你送给我的小熊,它的名字是游作。记得吧?我已经把香港的手续办好了,今后可以一直待在这里。游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我看你是撞到头了吧,汉诺的首领。

“抱歉,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的。”左轮自觉明白了恋人为何闹别扭,温柔地安抚道,一只手滑过游作的后颈,又顺势而下轻拍背脊。

游作僵住了,呆愣愣地看着左轮。这个家伙,竟然直接动手摸他!

“相信我,游作,不会再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

这话令游作汗毛竖起,他立即反应过来一把挣开左轮:“说蠢话之前你最好先看清楚我是谁!”我是Playmaker,势必打倒汉诺的人!

左轮注视着气势汹汹离开的游作,对不知何时出现为他们录像的岛叹息:“游作难道是以为我喜欢上了别人吗?”被甩下的人神情落寞,只能搂紧小熊游作当是慰藉,在樱花雨中显得无比凄凉。

游作听见了,愈发加快步伐不愿再看那个脑子坏得最严重的汉诺首领,更是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潇洒绝情的背影在别人眼里就如同一个负心汉。

连左轮都不正常,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被诅咒了吗!


5

夜晚。游作躺在粉嫩嫩的被子中,强迫自己赶紧入睡。

或许睡一觉明天醒来就已经离开这个友枝町,回到自己的世界了,他不抱希望地想。

然而,这个糟糕的世界连睡觉也不放过他。

一片黑暗中,透明的卡片浮在半空缓缓旋转。游作伸出手,一张卡便落入了手中。

“这是……我的卡组。变透明了?”

感受到刺人的视线,游作猛地抬头。戴着蓝色兜帽的人站在不远处,真面目不明。

“你是谁?”

没有回答。

所有的卡片在刹那间碎裂,游作抬手护住头,任由碎片擦过他的身体。

那个人侧着头似乎在看透明的碎卡,察觉到游作的目光后终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少年身上。

对视的那一刻,游作不由心悸。

惊醒过来的游作翻身下床去查看自己的卡组,动静大到把睡在一旁的Ai也吵起来了。

“怎么了,游作?”Ai揉着眼睛问。

“卡组,真的变成透明的了。”

“什么???这可是了不得的紧急大事件啊!”


6

心烦意乱的游作走在路上时被叫住了。

“你没事吧?”

游作向下扫了一眼,发现是个正在院子里浇花的小学生,根本不认识,便打算随意敷衍过去:“没——”

嗯?

等等?

“……你是游戏前辈?”

“诶,游作君没认出我吗?”

游作看着额发卷曲像是方便面,矮得与小学生无异的前辈,认真道歉:“抱歉,前辈,我没认出你的原因有三个。一、你看起来比DM里更加矮……娇小,而且头发和眼睛的画法和我熟悉的前辈不太一样,嗯,不如说整个人画风都不一样;二,相比出演了DM 224集的游戏前辈,朝日版只有27集,我刚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是你的声音;三、太久没见朝日版前辈了,我们拍广告和卖周边时从来没看到你过。”

“……拜托了,游作君,你不要再说了。”受到伤害的游戏表示这个后辈很会插刀,一插就是三连击。


7

“总之,你看起来很烦恼的样子,先进来吧。”游戏很快重新振作起来,邀请道。

太好了,至少游戏前辈看起来还是正常的。

关上门后,游戏胸前的千年积木一亮,再睁眼时已经换了个人。

不仅如此,好像连种族都换了……不愧是魔王前辈,看起来就像是恶魔。游作望着对方的红瞳以及背后伸展出的黑色羽翼,暗暗想道。

隔着几案,游戏和游作相对而坐。

“所以你做了梦,醒来后发现卡变透明了?”

“是的。”

“决斗盘呢?”

“还能正常使用,但是没有卡组也毫无用处。”

游戏指尖夹着透明的卡片,仔细感受一番后又把它放回桌面:“里面什么都没有。如果按你们的说法,那就是数据消失了。”

“是吗……果然和这个奇怪的世界有关系。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明明应该在Vrains,睡醒后就到这里来了。”

“哦,我是黑暗游戏玩儿到一半突然来到这儿的。”

真不愧是凶名在外的魔王前辈,名副其实啊。

“你也没有头绪吗……不止如此,除了你,我认识的人都行为怪异,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游作低头沉思。

“搞不清楚也无所谓,”游戏笑得肆意,“把这个世界当成需要通关的游戏吧,赢了就能回去。”

赤色之焰在魔王的瞳孔中不息不灭。他轻轻抖动双翼向前探身,右手捧起了游作的脸颊,低声说道:“さ,游戏时间到了。”


8

游作又做梦了,这回是他的决斗盘变了个形态。

早上醒来后,梦境果然成了现实。大概是受到的冲击太多,游作已经可以非常淡然的接受这魔幻的世界了。

不过一想到要去学校,他的神经就开始紧绷。

至于上个学为什么这么辛苦?

当然是因为要躲岛和左轮。

岛对他黏糊糊的,不放过一切机会要拍他,左轮则是不顾一切堵他想解释什么误会。

“看来除去我,确实只有游戏前辈是正常的。但结果他只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口头禅后就把我赶出来了,这对解决事态根本没有一点帮助。”

“喂!难道我不算正常的吗!把我算上啊!以及,不要瞧不起口头禅,你自己都有呢!”飞在游作身边的Ai插嘴。

“闭嘴。”

“看!你这就说了吧,游作!每天都让我闭嘴,你知不知道都有人统计你从开播以来——”

“闭嘴。”

“音频都截——”

“闭嘴。”

“游作!”

“闭——”游作这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危险!”Ai的声音伴随着地面震裂的动静响起。疾风好像无形之鞭,接二连三挥出了凌厉的攻击。游作躲过几次后转身向后跑,却被一棵被砍倒的树耽误了时间,即使是能半夜三更私闯民宅的身手也拯救不了他。

眼看就要受伤,游作左手的决斗盘忽然发亮,拦下了致命的攻击。

“游作!”

他立即明白了Ai的意思。

沉着地凹好造型后,游作开始了赌上命运的抽卡!

“Storm Access!”即使没有数据风暴,主角印卡也是势不可挡的。

疾风逐渐消散,化为了卡片。

那是一张防火龙。


9

Ai盯着看了一会儿新鲜出炉的防火龙,扭着身体说道:“呐,游作,我明白了。这里是个印卡的世界,你到这儿的意义就是升级卡组啊!等全部更新完一定能轻松吊打汉诺骑士,尤其是那个叫左轮的家伙!锵锵,真期待以后会有什么卡!”

令人心动的说法。

游作收起卡片,这两天来心情第一次明朗了。

虽然到了学校后,被左轮拉着手强迫听他爱的独白后,这份好心情就消失殆尽了。


End.

注:

青蛙鸽子和桃矢的声优都是关智一。

朝日版游戏和雪兔的声优都是绪方惠美。


评论(3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