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宁

沉迷YGO不可自拔中//文野/太芥/芥厨

Revolver,为Playmaker而争风吃醋


这个标题格式是不是很眼熟,没错这篇是接着@红毛猩猩拉完了屎接着太太的漫《Revolver,用bot去勾引Playmaker。》的后续迷你小短文。漫真的太可爱了我无限赞美您!还请没看过的朋友点这里 http://overseas.weico.cc/share/14194756.html?weibo_id=4196060207490669 去看看!看过的也可以再看一遍对不对!

非常感谢太太让我续上这个脑洞,不过这篇满是我的妄想与自我理解,希望您看过后别打我【。


正文:

                  爱他,就是要挨他揍。——Revolver



“嗯,这下应该都删掉了……”经过最后确认发现没有漏网之鱼,Revolver终于舒了一口气。


然而他放心得太早了。


刚转过身,不知静悄悄待了多久的Playmaker便在刹那间逼近,右手捏住了他的领子。


“Revol在哪儿?”迫人的苍翠色微微眯起,无形中施与人极大的压力 。


Revolver面不改色,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问道:“我就在这里啊?”


“装什么傻,谁问你了。最后一遍,bot在哪儿?”Playmaker又把人往自己方向拉近了一点儿,威胁意味浓厚。


Revolver顺势低头亲昵地蹭了蹭对方的唇,左掌覆上Playmaker的右手将其温柔禁锢,同时熟练地拦住了狠狠袭向他腹部的一拳,格挡成功后他立即改握住那只不安分的手腕以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你很过分,像是在用武力威胁妻子把情人交还给你。”


“……你这是什么比喻。”说起来,Revol不就是你自己搞出来的吗?“说得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一样。”


“那个bot哪点好?”Revolver暗自咬牙,“竟然叫它Revol……你从来没有这么叫过我。”


“当然,因为对你用那么黏糊的称呼简直太恶心了。”


“对bot就不恶心吗!”


“不会,它可爱。”斩钉截铁地回答。


这种差别待遇是怎么回事啊!我还比不上一个bot吗?Revolver内心愤愤不平,表面波澜不惊:“我也很可爱。看,要摸摸我的小翅膀吗?”边说边学着bot的模样语气拽了拽自己两边的鬓发。


Playmaker毫不掩饰自己鄙夷的目光,仿佛在说你是不是智障。


……所以这个差别待遇是怎么回事!“游作……”声音好不委屈。


冷酷的Playmaker大人并不在意Revolver的表演,执着地问道:“Revol在哪儿?”


真糟糕,话题转移失败。Revolver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回答:“全删了。”


“哦?你说什么?”黑了脸的Playmaker反倒是笑了,虽说怎么看怎么都是在冷笑。


“别冲动游作!”Revolver听着对方指骨咔哧作响,不禁步步后退,“bot而已,不值得动手打架啊!决斗可不可以!我们决斗吧好吗!决斗解决一切问题让我们遵循这个设定好吗!游作!”


“可我觉得揍你比较爽。”甩下这么一句后Playmaker就不再多话,直接冲着Revolver的脸攻击。碍眼的面具,今天说什么也要把它打碎了。


“别打脸啊!你究竟是有多讨厌我的——唔!”然后猝不及防腹部就被踹了一脚。


为什么只有这种时候你才会听得进我的话!并不需要啊!


疼痛令Revolver不自觉弯腰,遂被抓住空当撂翻在地。Playmaker果断地压上去继续揍人,还不忘膝盖用力防备可能的反击。不过显然他想多了,他的猎物并没有抵抗之心,只是在消极防守。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因为Revolver抑制不住内心的狂野, 思维发散到了奇怪的地方,正在抓紧时间品味难得的体位。这位汉诺的首领,面上来看是在一本正经地挨打,实际上已经腾出一只手大胆摸上人家的腰了!摸上后还不知足,拼着受伤干脆又双手齐上把人往下按!


“.…..”发现自己坐到了Revolver身上,腰间的手还迟迟不肯移开,Playmaker青筋一跳。


很好,Re——vol——ver。本来只是要把你打到半死,现在……呵。


“等等,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


谁要听你废话,去死吧。


“——呃!好吧那下手轻一点!轻一点!面具都要碎了,这可是能防御闪光的面具啊——”


“别担心,我会连着你的脸一起砸碎的。”


“!”住手!


场面一度过于残暴不便描述,总之最后Revolver奄奄一息,可喜可贺的是质量过关的面具没有解体,虽然那可怕的凹痕和纵横交错的裂纹看得人心惊肉跳。


Playmaker居高临下地俯视惨遭蹂躏的汉诺首领:“给我好好反省,Revolver。”


“游作……”


“再把Revol给我,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你把我揍成这样,分明是已经计较过了吧!然而刚触了霉头的Revolver聪明地把话咽回去,虚弱地点头答应。没办法,战败者没人权啊,任人欺负还无处诉苦,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


不过Revolver会是这么乖巧的人吗?


怎么可能。


深知他一肚子弯弯绕绕的Playmaker头一歪很是怀疑地打量他,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在无声的胁迫下Revolver费力地爬起来开始复原bot,因能利用残留下来的数据辅助计算,整个进程很快。


“你喜欢它什么,真人比这一无是处的程序强多了吧?”Revolver嫌恶地看了一眼手中的bot,恨不能再次删掉它。 


Playmaker接过bot,暂时没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后嗤笑道:“是什么给了你自信,让你觉得你身上有值得喜欢的地方?”


“喂,贬低我后就走人太过分了吧,你都不打算听我的回答吗!”Revolver扬声冲Playmaker的背影喊道,“揍我比较爽可是你的原话,没忘记吧游作!这么一想还是我比较好,不是吗?”


Playmaker懒得理会这个人,反正目的达成拿回了Revol,迅速撤退避免被那个家伙缠住才是上策。


脚步声逐渐远去。确信Playmaker不会回头后Revolver抱胸低笑,不再掩饰自己在对方面前尽数收敛的攻击性与侵略性。


没关系,这次就先放过你吧。


那么喜欢那个Revol的话,你迟早都得来再找我,毕竟刚才我可是锁定了那个bot的语言模块啊。


之后就别想这么轻易地逃走了,游作。



End.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