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宁

文野/太芥/芥芥厨

看了田中君和文野MAD芥川先生总是如此慵懒后的产物。田中和太田真萌啊,尤其是Q版的各种动作,于是就照着画了太芥。而且田中君的台词放到太芥身上也没什么不对嘛!比如:
芥:之前没有提过,这是港口黑手党前任干部太宰先生。
樋口:……
宰:初次见面~
芥:我的身体已经因为各种事情累到要死。没有太宰先生就无法再活下去了,他就是如此重要的人。

再比如:
樋口:芥川前辈他有女友吗?
宰:女友?应该没有吧。
樋口:那,那他有喜欢的人吗?
宰【回想】:喜欢的人……?我啊!
樋口:确实!…不对,是那种纯粹的恋爱感觉的!
宰:你是说那种啊,抱歉。这个嘛,以前芥川君倒是说过恋爱很麻烦,应该没有那种事情吧。不过他全部心神都在我身上,就算恋爱了,对象也只可能是我哦?
于是樋口小姐受到一万点伤害。

独家访谈——芥川龙之介

※cp: 太芥
※参杂了我对芥芥的私心。

☆*☆*☆*☆*☆*☆*☆*☆*☆

我:首先非常荣幸能够邀请到芥芥来做独家专访!本次——

芥川:……你叫我什么?

我:【糟糕,说顺嘴了】 咳,“芥芥”是我们广大粉丝为表达爱意而给您取的昵称,并没有冒犯的意思!您介意的话,那,那就芥川君?芥川先生?

芥川:无所谓。

我:【是什么无所谓啊!是“芥芥”是“芥川君”还是“芥川先生”,到底要如何称呼啊啊QAQ】 那么,芥川先生,您对自己拍照不好看有什么看法呢?

[给芥芥递上一叠官方图片]
[芥芥开始翻阅]

芥川:与我本人没有什么区别。

我:【……认真的吗!没有区别?难道是我看错了?不不不广大粉丝的眼睛是雪亮的既然大家都说不好看肯定是不好看的!】 ……您再好好看看?我觉得,原作和动画中的您区别还挺大的。

芥川:是吗?

我:对啊对啊![掏出漫画] 您在漫画里身材纤细,眼瞳深邃!表情也更自然丰富!动画里您脸颊圆润很多看起来增重不少……刚出场那集,身后爆炸时您都变面瘫了,气势没显出来啊!而且但凡有点表情都好扭曲的,漫画里您明明笑得很好看!除去声音很性感,其他方面都让人痛心不已,您真的没有得罪制作组吗OTZ 再看您那些杂志照片,表情都不太对诶!

芥川:我的行事方式是直接消灭敌人永绝后患。得罪制作组然后等待它给我找麻烦?我不会做那样无聊的事。至于杂志,之前从未拍过照,这方面我确实不擅长……难道太宰先生是因为我拍照能力太弱才选择与人虎合作吗!

我:我好像看到您的衣摆在动……?天呐黑兽冒出来了请冷静一下啊!不要在这里发动罗生门拜托了!QAQ太宰先生与敦君的合作是官方安排的,和个人意愿无关!您难道忘记这点了吗?他现在是侦探社成员,和侦探社拍照很正常不是吗!

芥川:人虎……!下次拍照我会打败你,赢得太宰先生的认可!总有一天,我会单独和太宰先生拍照!

我:【……似乎在奇怪的方面燃起斗志了。】诶我买了您和太宰先生同框的周边,您看!

[芥川接过,小心翼翼察看。]

芥川:这样的周边多吗?哪里有卖?

我:诶您作为内部人员没有渠道吗?那关注下官推吧。至于我是代购买的啦。您好像很喜欢……这个就送给您吧。

芥川:非常感谢。

我:作为交换,我可以叫您芥芥吗?

芥川:……听起来有些奇怪,不过可以。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刚才是不是应该提抱下他的要求?或者交往?】 芥芥!我好喜欢你!特别喜欢!我想和你在一起!

芥川:部下的话樋口一个就够麻烦了。我不会接受新人了,更何况你也没有异能力。

我:毕竟我不是文豪……不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喜欢,是想要和您结婚的喜欢!

芥川:我说过,和我在一起的人往往注定命短。

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怎么样都好!

芥川:那——

太宰:哟美丽的小姐,愿意和我一起殉情吗?

[我用力抽回手。]

我:【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为什么能找到我精心安排好的隐秘地点!好巧不巧要打断芥芥关键的话!】 不。我爱的是芥芥!如果芥芥邀请我,我才会答应。

芥川:不,我不会邀请别人做这种事。

太宰:芥川君,你真是变厉害了,勾得这么多女人喜欢你。每次你的周边切得超----级快。哦对,本月还上了角色人气排行榜呢。

芥川:与太宰先生相比,我还差得很远。我会变得更加强大!

我:【你们真的在说同一件事吗?!芥芥你好认真,是在认真嘲讽太宰吗!】

太宰:走吧,芥川君。官方说上次的照片不会采用,现在大家在一起商讨照片新主题,你也不能缺席哟。

芥川:是。太宰先生,那些照片为什么忽然不用了?重新来过岂不是耗费更多财力精力?

太宰:是我和官方提议的。大家都是一副尴尬的表情,效果很不好,尤其是你。真是的,一点长进都没有,除了异能什么都弱得要命的芥川君。

芥川:……

我:我能问下是什么照片吗?

[太宰不怀好意地笑]

太宰:“动物系列,芥川君是垂耳兔,可惜表情凶狠得完全不像,完全毁了呢,唉。手里还拿着——”

芥川:太宰先生!请不要再提了!

我:【什么!!!!!垂耳兔?!!!】 我完全没听到风声!

太宰:没有放出消息是怕取消后粉丝失望吧。啊,不好意思,小姐,不小心让你知道了呢。

我:【故意的吧你绝对是故意的!垂耳兔的芥芥啊啊啊啊!好想看好想看!】

太宰:这么说来,除了摄影师,只有我看到芥川君的那副样子呢。

我:【这是在炫耀吧绝对是吧!中也先生我终于理解你一见面就想揍太宰的心情了!】

[太宰眨眼]

太宰:再会,小姐。

[芥川跟在太宰后面,两人的身影很快不见了。]

我:谁想和你再会!!!我的独家访谈就这么毁了!才问一个问题啊啊啊!可恶!

【太芥】 论如何让芥川君乖乖洗澡♬

今天写不动文于是撸了个小条漫,从微博上搬来的。依旧是糖,请放心吃。

【太芥】 无花果 番外/后续

秉持着让人间充满糖,让世界充满爱的原则,我又来喂糖了。希望大家吃得愉快。

这次是主要描写太宰(和侦探社的大家)。

☆*☆*☆*☆*☆*☆*☆*☆*☆

    中岛敦担忧不已地望着趴在桌面上的太宰治。那个男人侧着头,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永远不服帖的卷发此时也没了精神似的,不再凌乱翘起。平常这个时候他应当颇为享受地带着耳机,嘴里哼着意味不明的歌词,而不是不一会儿就发出有气无力的叹息。
    总而言之,在中岛敦的眼里,那个人阴郁得和整个侦探社闹腾的氛围格格不入。
    “太宰先生……不要紧吗。”
    “喂,小鬼,快来搭把手。不用管那个家伙,八成是自杀失败或者又被哪个女人拒绝了吧。”忙于整理资料的国木田独步头也不抬地回答。他手上动作丝毫不慢,一看就非常熟练——这完全是多亏了太宰治的经常性偷懒。“要赶紧弄完这些,按照行程表一会儿还要出去采购……”推了下眼镜,一丝不苟的男人喃喃道,再次确认了自己的今日计划。
    “可是,太宰先生已经一个上午这个样子了。果然是出了什么事吧?抱歉,国木田先生,我待会儿再来帮忙!”侦探社的新成员在帮忙干活和安慰前辈之间犹豫了一下,果断选择了后者。不论如何,备受太宰先生照顾的他都无法对心情低落的前辈坐视不理。
    “那个,太宰先生?”
    “啊,是敦君。有什么事?”
    太宰治动作僵硬地将头扭向走近的青年,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不,我没什么事,有事的明显是你啊太宰先生!样子好可怕啊!你究竟干了什么,黑眼圈好重!眼睛里都是血丝!整张脸都是一股怨气啊!
    受到惊吓的中岛敦在结束了疯狂的内心呐喊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太宰先生一直没什么精神,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真体贴啊,敦君。”太宰治无力地摆了摆手,“为人作嫁是什么感觉,你懂吗。真让人不爽……完全就是借花献佛。虽然是我主动把花递到别人手中的,但一想到佛完全不知道那花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反而感谢那个人,就超级,超级,超级不爽哦。居然还来炫耀被称赞了,是不是太得意了呢,你说对不对,敦君?”太宰治说罢扬起了堪称温柔的笑容。
     “哈…哈哈… ”可怜的新社员勉强扯起嘴角作为回应。好可怕!太宰先生你的笑容充满了杀气啊!几秒钟后,中岛敦在太宰治近乎逼迫的眼神中屈服了,含着泪点了点头。
    中岛敦又思索了会儿,迟疑道:“虽然不太明白太宰先生在说什么,但既然不开心的话,为什么不自己去送花呢?”
    听到后辈的话,太宰治立刻皱起脸,再次消沉下去。“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采取这么迂回的战术,敦君?就是因为我不能亲自上阵啊。作为幕后人员,是不能跑到舞台上的。”
    “总觉得太宰先生把事情都想得很复杂。听起来你的烦恼应该是关于感情吧?一直在讲战术啊,幕后,舞台啊,虽然我不懂其中含义,但是我认为感情是不需要刻意计算这么多的。况且,以绝对的理智来操控感情,人类是做不到的吧?只有冷冰冰的机器才能按照事先的设想,分毫不差地完成任务。我们生而为人,就应当接受为人的一切。正因为经历过迷惘,悲伤,痛苦,不安,恐惧,我们才能坚定,喜悦,幸福,安然,无畏。我不知道太宰先生是想避免什么,还是在害怕什么,你的做法或许在解决理性事件时有帮助,但在感情这种涉及人心的问题上是绝对行不通的。逃避的话,人与人之间会愈发疏远。因此……那个,为什么要笑?我说得话很可笑吗?”中岛敦忽然意识到对方似乎忍耐得很辛苦,肩膀抖动地幅度相当大。
    “不是的,”太宰治在如同毛虫一般趴伏了一个上午后终于起身,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我只是有点惊讶,没想到敦君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怎么说呢,你还真是出人意料的敏锐,虎的直觉吗?”
    “什么啊,”看着对方一本正经蹙眉思考的样子,中岛敦忍不住抗议道:“这和异能力完全没有关系吧,太宰先生你这是在夸赞我还是在嘲讽我啊。”
    “咦?明明是在夸奖你。夸,奖,啦。”太宰治笑容满面,吐出最后三个音时还左右晃动了食指。
    “……是吗。”中岛敦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怀疑,不过他很快将其抛之脑后,表情严肃起来,“对了,我刚刚还没有说完,算是建议吧?我觉得太宰先生应该坦率一点,顺应自己的心意,把感受告诉对方,没准她对你也怀有同样的心情。毕竟应该很少有人能拒绝你吧?总之,正大光明地行动起来会比较好。”
     太宰治勾起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打趣道:“敦君是在教我如何追求女人吗?”
    “什…不是的啦!我不是这个意思!明明是很正经的希望解决太宰先生的烦恼!请不要误会!”中岛敦几乎是喊出来了。他涨红了脸,慌忙摆手否认。
    “是是,我明白了,开个玩笑而已。”太宰治揉了一把对方的头,把手埋在了柔软的发丝中。芥川君的头发,摸起来应该也是这么舒服吧?“你是个直率的孩子呢。谢谢。”
    “如果能帮到忙就太好了。”中岛敦垂着头,没注意到太宰治笑容隐没的脸,以及色泽暗沉的眼。
    你是个直率的孩子,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人。
    “虽然有些失礼……我果然很好奇什么样的人能让太宰先生如此烦恼?”好奇的目光完全彰显出猫科动物的特质。
    “问别人之前,不如说说自己?敦君喜欢什么样的人?”太宰治耸耸肩,轻飘飘地将问题抛了回去。
    “我吗……娇小玲珑的女孩子吧,温柔可爱。会做料理更好,不会的话也没有关系!”
    “在说镜花吗?哎呀真是的,这么快就定下目标,真是不容小觑。”
    “不…不!我对镜…镜花!不,不,不是这样的!”
    “嘛嘛,不用这么大声,大家都听到了哦。”
    “呜啊!”什么?!中岛敦绝望地环视四周,果然发现大家被他刚才的吼声吸引了注意力,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而不幸中的万幸,镜花不在这里。啊啊啊就算如此那也太丢脸了啊!被打击得无以复加的中岛敦抱头蹲下,一时间不想看到侦探社成员们的脸。
    “我最喜欢哥哥大人呢。哥哥大人呢?喜欢直美吗?嗯?”本来就腻在谷崎润一郎身边的直美听见中岛敦的大吼后直接贴到了兄长身上,手轻抚对方的脸颊。
    “我…当然也最喜欢直美了,直美是我最重要的人,哈哈。”谷崎润一郎向来招架不住自己的妹妹。
    江户川乱步手捧布丁,忙着吃还不忘插嘴:“如果有和社长相似的女人,一定很迷人吧。”
    刚从打击中恢复的中岛敦回忆了下社长那张严肃的脸,以及令人信服的气场。类似社长的女人……完全想象不出来好吗!好奇怪啊!
    “太宰先生?你还没有回答呢!”中岛敦很快想起了害他丢人的罪魁祸首,发觉对方正笑眯眯地看热闹时立刻重复了之前的问题。
    “真是不放过我呢。好吧,回答一下也没关系。我也不确定这种感情该如何定义,姑且是爱吧。那个孩子,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相当优秀哟。虽然性格执拗,但也有可爱的一面。”
    “你真该被回炉重造下,混账。”国木田独步瞥了一眼太宰治。
    “诶?诶诶!为什么!这么说太让人伤心了!”太宰治装模作样地感慨。
    不过国木田独步没有再理会他了。
    倒是中岛敦似乎明白了,提出疑问:“既然太宰先生确实有心仪对象,为什么每天,嗯,要搭讪不同的女孩子……”
    “那明明叫骚扰。”国木田独步纠正道。
    “都说了,”太宰治夸张地叹气,“我根本就不知道对那个孩子怀有的是怎样的心情。”
    发现他,捡回他。人生中唯一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什么样的感情?让一个人进入自己生活,从此密切相关。全副心神地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教导他学业,开发他的异能,压榨他的潜力。逼迫他迅速成长,看着他由弱小到强大,按照自己期望的模样蜕变。
    对一个人投入全部精力后,又怎能不分丝毫感情给他?但这究竟又是怎样的感情呢?我爱着他吗?丧失爱人的资格,也丧失被爱资格的我,爱着他吗?竟然爱着他吗?我看着他追逐我,看着他跌倒,头破血流,却又挣扎着继续追逐我,看着他身后那被血液染红的路,看着被他远远甩下的人因不解而茫然的脸,再看着那视线早已不能触及到的起点。我不忍看他的眼,转身便走。我也不忍一走了之,于是时不时停下等他。这难道不是折磨吗?这苦痛的折磨难道能被称之为爱?
    那个孩子,又是怎么看待我的?他发现了吗,他追逐的仅仅是活在生与死之间,丧失了人最基本能力的异类,无法回应他的期待,他的感情?总有一天会放弃吧?会离去吧?会遗忘吧?他那渴慕的眼神,会被失望玷污,变得污浊不堪,随后整个人都将被阴影吞没,成为张牙舞爪的怪物,只剩下一副皮囊,而我将再也看不见他。
    这可怖的想象,难道不是现实吗?我深深明白,却如陷泥沼。
    “更何况,我每天是在邀请美人和我殉情,并非国木田君说得那么肤浅哟。毕竟殉情可是一个人没办法做到的。”似乎想到了愉快的事情,太宰治笑得更开心,还好心情地原地转了个圈,“那个孩子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死的。殉情就只好找别人啦。”
    只有他,在我提出邀请后,会义无反顾地答应吧?
    “等,等等!”中岛敦疑惑地眨眼,“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太宰先生你说了‘他’?”
    “我也听到了。”国木田独步肯定了已然目瞪口呆的新社员。
    “我根本就没说过他是女孩子吧?”太宰治恶作剧般地补充,心满意足地看着中岛敦木然的脸,以及国木田独步故作淡定的表情。
     太宰治愉快地走过两座人形雕像准备出门了。他拉开门,踏出一步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收回脚步,狡黠地笑道:“骗你们的哦。”说完,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沉默。
    “太宰你这个捉弄人成瘾的混蛋!”
    “不对这个时候你要去哪儿该死的我坚决不会再帮你把工作完成了!!!”
    “呜哇!国木田先生你冷静点!弄乱了啊文件!要掉了要掉了!文件啊啊啊!”

无花果【太芥】

被各位太太虐得不行,只能割大腿肉给自己喂糖吃_(:з)∠)_芥芥辣么可爱,怎么能忍心虐他呢!只是想吃糖,逻辑就请不要较真了。

相信我,虽然看起来像芥樋,但这真的是太芥【。

☆*☆*☆*☆*☆*☆*☆*☆*☆

聊天室:

前辈的白领巾:这几天前辈的身体状况变差了,咳嗽得非常厉害。他一点也不在意,也没有好好休息,让人非常担心。我该怎么办才好?

山兽之君:既然担心的话就告诉对方吧?然后让他好好养病。

理想国:哈?这是哪里来得中二小鬼吗?生病都不知道照顾自己还让别人担心!真会添麻烦!

可丽饼:难受的话,吃点可丽饼就好了。

身高不重要:……

最爱哥哥大人:嗯……有病就吃药?

真相只有一个:哎呀,这可真不得了啊。没想到这里……

草帽大力士:诶?@真相只有一个 你想说什么?这里怎么了吗

真相只有一个:不告诉你*^_^*

这里是医生:咳嗽,肺病吗?那我没办法。不过以后要是重伤濒死的话可以来找我。

前辈的白领巾:@山兽之君 不行啊!前辈会不耐烦的!上次尝试劝告,前辈警告我只需要做好份内的事情T^T 上上次就直接被前辈锁在门外一个下午!
@理想国 请不要污蔑前辈!前辈非常可靠,能力强,从不给人添麻烦!!!
@最爱哥哥大人 虽说是这样,但我在拿出药之前就会被前辈给轰走……
@这里是医生 那个,谢谢你的好意,但这种不吉利的话请不要再说了!
@可丽饼 这个方法对前辈应该不会奏效的……

身高不重要: ……我回头和老头子说下,把你前辈的任务分点给我。

前辈的白领巾:!!!

身高不重要:真是的。谢礼的话记得请我喝酒!

前辈的白领巾:是!万分感谢!

草帽大力士:完全没看懂呢哈哈哈。

樋口一叶退出了聊天室。她最近发现了一个横浜异能者论坛,里面充斥着繁杂的信息,真真假假,不过经过仔细筛选还是能整理出有效情报的。
战斗力弱,也只能在这方面努力辅助芥川前辈了。
论坛的聊天室里鱼龙混杂,消息太多,大部分却是无意义的。她观察了很久,总算筛出了一些人,组建了个小聊天室。
这么做的好处就是情报共享。
然而闲着时聊天室就完全变成了树洞,大家都在倒苦水。
比如关于工作的。
草帽大力士:啊啊啊总是让我饿肚子干活真的好痛苦啊要死了……

比如关于同事的。
理想国:该死的那个混蛋天天就知道偷懒,现在又不见人影!为什么要招这种人来啊啊!

山兽之君:……那个!我还是去河边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比如关于感情的。
最爱妹妹:我妹妹一直都很黏我,但最近突然冷淡了很多,我究竟做错了什啊!!!

最讨厌哥哥大人:哥哥大人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呢。

最爱妹妹:!!!连网名都改了!对不起请原谅我吧!我什么都答应,只要能够原谅我!
诸如此类。
樋口一叶看多了大家不幸的遭遇,禁不住有些同情,虽然她自己也没好多少。每天都在烦恼怎么帮助芥川前辈,烦恼被拒绝后要怎么做,烦恼该如何让他注意身体。
结果在聊天室里问了一圈,除了得到中原前辈的帮助,也没什么收获啊。
等等,中原前辈也在?我们黑手党里还有多少人潜伏其中?!该不会芥川前辈也……不不不这太糟糕了绝对没有这个可能!芥川前辈才没这么无聊!在聊天室里看树洞什么的!想想都和前辈的设定不太符合!是的,樋口一叶,不要自己吓自己!
叮咚。
信息提示音打断了樋口一叶凌乱的思绪,她滑开手机,发现收到了一条信息。
匿名:(*^_^*) 我看到了哦,你很担心你的前辈呢。真是美丽的心肠,你也一定是个美人吧?
前辈的白领巾:请问有什么事呢?
匿名:我深深地被你感动,因此想要帮助你哟。用水煎无花果,调点冰糖。啊对,准备点无花果干也是可以的哦。把它们和茶点一起不经意地拿给他,应该不会被拒绝呢。无花果益肺,他不愿意吃药的话,就从食物上下手吧。祝你好运,美人^_^

前辈的白领巾:啊…太感谢了!前辈正好也喜欢无花果!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呢,真是太不合格了!再次感谢!

咚,咚,咚。
樋口一叶一手端着托盘,一手敲门,待听到那略微喑哑的“进来”后,她才轻轻推开门。
    “芥川前辈,请享用茶点。今天准备了新的饮料,希望您能喜欢。”樋口一叶尽可能平复自己过快的心跳,语气平稳地说道。她将托盘放在办公桌上,又替芥川前辈把桌面上凌乱的文件整理好。收拾期间,她还是没忍住用余光偷偷瞄向芥川前辈。对方神色淡淡,看不出来在想什么。夕阳散漫而温柔地踱入室内,为静坐的青年染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即将逝去的温意似乎闯入了那双平日漆黑无光的双眼里,流转一番后遂消失殆尽。这个时候完全看不出他杀人时的狠戾,反而显得很……文静。巨大的反差经常令樋口一叶惶恐,因为她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她与他如隔深渊。她追逐着芥川前辈,而芥川前辈又在追逐着她所不知道的事物。真是……悲哀啊。
    “怎么了,樋口。”芥川龙之介早就发现这名后辈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最开始还知道遮掩一番,后来干脆就明目张胆地盯着了。
    “啊!没什么!您觉得味道如何?”樋口一叶慌忙回答。
    芥川龙之介不再注视樋口,将注意力移回手中的瓷杯,动作轻柔地将其送至唇边。他安静地品尝着,眼睛微微眯起,整个人散发出放松而又愉悦的气息。
    “是无花果。很好喝。有劳了,樋口。”
    红晕顿时顺着颈部爬上了樋口一叶的脸颊。她激动地控制不住自己绞弄手指的小动作,“前辈能,能喜欢太好了!近期我会一直准备这个的!对了,今天也有无花果干!嗯,我去整理文书,就不打扰前辈了!”她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后几乎是小跑跑出了芥川龙之介的办公室。门合上,樋口一叶禁不住蹦了一下,又立刻回过神来捂住了脸。
    “很好喝……芥川前辈夸奖了很好喝!”

后记
前辈的白领巾:你说得没错,前辈他果然没有拒绝,相反还称赞了我!谢谢你!真的是帮了大忙!

匿名:不要客气,帮助美人是我的荣幸^_^
以后还有烦恼的话,也可以尽情问我。有那么难搞的前辈,你也很辛苦呢。作为过来人,我可是有许多经验。

前辈的白领巾:诶?你的前辈也是这样吗?

匿名:那倒不是哦。我有个后辈,他和你的前辈一模一样,既顽固又任性,所以直到现在我都要时刻关注他,真是不省心啊。

前辈的白领巾: 那你也真是不容易啊。

匿名: 没办法呢。毕竟那个孩子是我捡到的,我教导的。他的一切都是我赋予的,因此他也是独属于我的。虽然现在他不在我的身边,但我可不会把那个孩子让给任何人,任何人哦。

阿嚏。
樋口一叶盯着手机屏幕,打了个喷嚏。
错觉吗,总觉得这个人怨气好大。